天津阿斯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AChR 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与重症肌无力的疾病严重程度相关

发表时间:2021-08-17 15:52作者:RSRTJ

文章要点

文章将MG分为眼肌型和全身型,发现:

1. AChR binding 和blocking抗体双阳,基本出现于全身型MG,且抗体双阳的患者预后更差,胸腺瘤风险增大

2. blocking单阳均出现于眼肌型MG

3. 研究揭示了抗体滴度和临床严重程度之间的显著相关性。相较于眼肌型MG,全身型MG的AChR-binding和blocking抗体平均滴度都更高。但也存在抗体低滴度的全身型的病例。作者认为这反映了AChR抗体的特异性、亲和性和同型的异质性

4. 亚洲人眼肌型MG多发,可能与抗体类型有关

5. 两种抗体的检测有助于MG的诊断和预后

摘要

    重症肌无力(MG)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与直接作用于神经肌肉连接处的突触后肌肉成分的抗体有关乙酰胆碱受体(AChR)抗体反应的异质性使得AChR抗体被分为3种类型binding(结合)blocking(阻断) modulating(调节)抗体本研究的目的是比较AChR抗体的类型与MG患者的临床严重程度


本研究纳入的患者均进行了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检测,且自诊断以来疾病持续时间超过2根据美国重症肌无力基金会的临床分类,将患者分为5个主要类型。同样,入组患者被分为眼肌型全身型我们比较了眼肌型全身型的抗体类型和滴度以及胸腺状态35例患者符合纳入标准其中16例患者(47%)同时具有bindingblocking AChR抗体,11例患者(31%)仅具有binding抗体8例患者(22%)仅具有blocking抗体。根据明确的临床分型,眼肌型全身型分别为10例和25全身型16例患者同时具有两种AChR抗体,其余患者仅显示binding抗体所有只检出blocking抗体的患者均分为眼肌型因此,bindingblocking抗体检测可能更有助于预测MG患者的预后和诊断。


介绍

重症肌无力(MG)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与直接作用于神经肌肉连接处的突触后肌肉成分的抗体有关。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是由抗烟碱乙酰胆碱受体(AChR)致病性自身抗体引起的[1,2]但其他终板蛋白,如肌肉特异性受体酪氨酸激酶(MuSK)[3]或脂蛋白相关蛋白4 (LRP4)[4,5]可能作为自身免疫性MG的靶点。表现出AChR抗体的个体通常不表达单一的单克隆抗体群体由于AChR抗体反应的异质性,AChR抗体被分为三种类型binding(结合)blocking(阻断) modulating(调节)抗体。binding抗体可激活补体,导致AChR缺失,与疾病的临床严重程度密切相关blocking抗体可能损害乙酰胆碱与受体的结合,导致肌肉收缩不良调节抗体引起受体内吞作用,导致AChR表达缺失[6,7]50%MG患者中检测到blocking抗体,但与binding抗体滴度相比,blocking抗体滴度与严重程度的相关性较差[8,9]最可靠的方法是检测血清AChR binding抗体,该抗体在85%MG患者中出现升高滴度在MG患者中变化很大,与临床疾病严重程度相关性较弱,但在个别患者中滴度与临床评分相关性较好[10]本研究的目的是比较AChR 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对MG的诊断能力,并评估MG患者的临床严重程度


方法


受试者

对济州国立大学医院20061月至201212月期间MG注册的患者记录进行了审查我们分析了44例经血清学检查证实为MG的患者的抗体类型和病历纳入研究的患者均接受了bindingblocking AChR抗体检测,且自诊断以来病程超过2做过bindingblocking其中一种抗体试验的患者,以及被诊断为血清MG阴性的患者被排除在外根据美国重症肌无力基金会(MGFA)的临床分类,将患者分为5个主要类型。在开始研究时,我们通过MGFA分类重新评估临床阶段再次根据MGFA分类将入组患者分为眼肌型全身型我们比较了眼肌型全身型的抗体类型和滴度以及胸腺状态研究方案由机构审查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乙酰胆碱受体自身抗体检测

AChR-binding抗体通过免疫沉淀法测定,该方法使用可溶性AChR125 I-α-环蛇毒素复合乙酰胆碱受体从人体肢体肌肉中溶解于非离子型洗涤剂中,并与125 I-α-蛇毒素复合提供抗原与患者血清孵育后,加入过量的山羊抗人免疫球蛋白GM。抗体结合的乙酰胆碱受体-125I-α-蛇毒素复合物将与人类总免疫球蛋白共同沉淀测定了洗涤过的沉淀的放射性。AChR-binding抗体滴度大于或等于0.5 nM被认为是阳性


采用放射免疫法检测AChR-blocking抗体样品与洗涤液溶解的受体在室温下孵育1小时在孵育期间,样本中的AChR-blocking抗体得以与受体结合。经过孵育,125I-α-环蛇毒素得以与受体上的剩余结合位点结合。受体随后与Sepharose-Con A沉淀离心后,沉淀中含有125I-α-蛇毒素。125I-α-环蛇毒素的含量与原始样本中AChR-blocking抗体的浓度成反比125I-α-环蛇毒素结合的抑制率反映了血清样本中这些抗体的浓度AChR-blocking抗体显示15%或更大的阻断被认为是阳性的。


数据分析

采用SPSS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版本11.0)两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和Fisher精确检验两组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滴度比较采用Wilcoxon检验,p< 0.05显著性


结果

35例患者符合纳入标准。12名患者(35%)为男性,23名患者(65%)为女性35例患者中,16(47%)同时具有blockingbinding AChR抗体,11(31%)仅具有binding抗体,8(22%)仅具有blocking抗体类型根据MGFA分类,我们将35例患者分为510例为种类112例为种类27例为种类32例为种类44例为种类5(1)根据明确的临床分型,分为眼肌型10例,全身型25全身型16例患者同时具有两种AChR抗体,其余患者仅显示binding抗体。仅有blocking抗体的患者均来自眼肌型除了2例患者最初表现为肌无力危象外,大多数患者最初仅累及眼肌所有患者在最初诊断时均胸腺CT检查胸腺状况由放射科医生评估,诊断为胸腺增生或胸腺瘤的全身性MG患者接受胸腺切除胸腺增生7例,全身性MG患者胸腺增生6例。在35例患者中,6例发现胸腺瘤,5例同时具有两种AChR抗体类型6例胸腺瘤MGFA分型的临床情况如下IIb1例,IIIb2例,IVb2例,V1例。胸腺瘤的WHO分型为AB3例,B12例,B31Masaoka系统对胸腺瘤分期的描述见表1同时具有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的MG患者的临床严重程度高于具有bindingblocking单一抗体的MG患者全身型的患者平均抗体滴度较高全身型患者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的平均滴度分别为9.32 nmol/L36.43%眼肌型患者中,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的平均滴度分别为2.30 nmol/L15.53%(2)眼肌型全身型的抗体滴度有显著性差异(p<0.05)

1 重症肌无力患者的临床特点

MGFA临床分型

特征

I

II

IIa/IIb

III

IIIa/IIIb

IV

IVa/IVb

V

患者数量

10

12

7

2

4



7/5

2/5

0/2


年龄(中位数,年)

43

46

47

38

34

性别(/)

6/4

8/4

5/2

1/1

3/1

AChR抗体






Binding(n)

2

6/2

1/0

0

0

Blocking(n)

8

0

0

0

0

两者都有(n)

0

1/3

1/5

0/2

4

胸腺评价






正常(n)

9

6/2

2/1

0

2

增生(n)

1

1/2

0/2

0

1

胸腺瘤(n)

0

0/1

0/2

0/2

1

胸腺瘤分级a



IIIa

IIa

IIb

AChR 乙酰胆碱受体,MGFA 美国重症肌无力基金会n 患者数量

a Masaoka系统

2 眼部重症肌无力与全身重症肌无力的比较


眼肌型

全身型

患者数量

10

25

AChR抗体



Binding(n)

2

9

Blocking(n)

8

0

两者都有(n)

0

16

抗体滴度



Binding(nmol/L)*

2.3 (0.02-5.19)

9.32 (0.45-16.71)

Blocking(%)*

15.53 (10.34-27.78)

36.43 (2.11-68.95)

胸腺评价



正常(n)

9

13

增生(n)

1

6

胸腺瘤(n)

0

6

AChR 乙酰胆碱受体,n 患者数量括号内为抗体滴度范围

*Wilcoxon检验比较眼肌型全身型抗体滴度(p<0.05)


讨论

AChR抗体检测是诊断MG的基础验证试验一些研究已经检验了AChR抗体存在的诊断准确性[11-13]然而,据我们所知,很少有研究根据抗体类型比较临床严重程度。本研究中我们证明,同时具有blocking抗体和binding抗体的MG患者预后更差,并倾向于发生胸腺瘤众所周知,最可靠的方法是检测血清AChR-binding抗体[14]然而,这种方法不能区分一般的binding抗体和更具体的modulating人群此外,binding试验不容易检测blocking抗体它们可以通过直接的空间干涉或变构机制起作用blocking抗体相关的病理将导致受体功能最迅速的丧失有报道称疾病严重程度与binding抗体滴度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性,但这种相关性是可变的,因此binding抗体滴度并不能预测个体患者的预后[15,16]

其他检测患者血清抑制胆碱能配体(blocking抗体)结合或诱导AChR(modulating抗体)调节能力的方法对诊断灵敏度的贡献相对较小binding试验中加入blockingmodulating抗体试验可使阳性率提高约10%据报道,blocking抗体通常与binding抗体有关[8]尽管众所周知,在没有binding抗体的MG患者中,AChR-blocking抗体检测很少呈阳性我们目前发现它作为MG的诊断试验有价值,因为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之间的阳性率没有显著差异通过一种灵敏的方法,我们发现大多数MG患者都有blocking抗体先前关于这些抗体的报告显示由于不同的分析程序而产生不同的结果因此,在诊断MG时,两种抗体检测更有助于诊断和预测MG患者的预后。

抗体的致病作用可能并不局限于一种特殊类型的抗体据报道,blocking抗体与MG患者的临床状态并没有很好的相关性[8,17]然而,在我们的研究中,在眼部和轻度全身性MG患者中发现的更多的是blockingbinding抗体。此外,仅有blocking抗体的患者均来自眼肌型相反,同时具有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的患者倾向于进展为全身性MG据报道,MG的临床特征在不同人群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特别是亚洲人和白种人之间。与白种人相比,亚洲人群中,MG似乎较早于儿童期发病,仅出现眼部症状。此外,据报道,中国患者的眼MG患病率较高[18]虽然纳入的患者不多,但我们的患者出现眼MG的比例较高我们推测亚洲人高比例的眼部MG与抗体类型有关。

有趣的是,我们的研究揭示了抗体滴度和临床严重程度之间的显著相关性。全身MG患者倾向于有较高的AChR-bindingblocking抗体滴度然而,一些全身型的患者抗体型滴度较低这些看似矛盾的结果反映了AChR抗体的特异性、亲和性和同型的异质性横纹肌抗体提示胸腺瘤和更严重的疾病的存在[19]最近的报道表明,抗KCNA4抗体可能是鉴别胸腺瘤和严重表型患者的有用标志物,但还需要进一步的证实[20]虽然我们没有检测针对横纹肌抗原或电压门控钾通道的抗体,但我们的研究揭示了胸腺瘤与两种AChR抗体之间的相关性

尽管回顾性研究存在局限性我们的研究表明,同时具有binding抗体和blocking抗体的MG患者表现出更严重的全身性MG或肌无力危像全身型的患者往往有较高的bindingblocking抗体滴度。我们建议,这两种抗体的测试都有助于确定疾病是否会普遍化。

参考文献:略


原文:Kang S Y,   Oh J H,   Song S K, et al. Both binding and blocking antibodies correlate with disease severity in myasthenia gravis[J]. Neurological Sciences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Italian Neurological Society & of the Italian Society of Clinical Neurophysiology, 2015, 36(7):1167.

译:RSRTJ


RSR MG 相关产品推荐

ElisaRSR™ AChR Ab

■   RiaRSR™ AChR Ab

■   Blocking AChR Ab Assay

■   RiaRSR™ Canine AChR Ab

■   MuSK Ab

■   Titin Ab

(点击上述产品可了解相关信息)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sales@rsrcn.com
+86-22-83726755
天津市华苑产业区海泰绿色产业基地J座312室